据我所知的基层教育

">

如何对待安徽近十名中学生群殴老师只为不交试卷? - 知乎用户的答复

想讨论这个话题好几天了,一直没空写。正好前两天顺手水了一发,没想到被点了好几百赞,紧接着是举报反对没有辅助,评论区更是鱼龙混淆、人多猪乱,我也懒得跟他们废话,反正,说了也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干脆,今天在这里一并写完了利索。

顺带呢,把这几个问题也带着答了:

为什么说「这个时期,寒门再难出贵子」? - 社会

中国的应试教导是否不利于个人的个性发展? - 学习

你上学时代的「孩子王」「年级大哥大」现在都怎么样了? - 人际来往

怎么看永新校园暴力事件? - 人际来往

怎么对待甘肃永昌 2015 年 12 月 28 日产生的少女超市偷盗后坠楼事件? - 知乎用户的答复

高一的孩子把老师打了,怎么办? - 法律

儿子在学校非礼了女孩,对方还没找上门来,我该自动去报歉吗? - 教导

如何对待「高三男生对同班女生下春药,并在事后要挟如果告发就下砒霜」的欺负事件? - 法律

如何评价国务院请求学校治理校园欺负? - 法律

精日、果粉、狗粉、小清爽、IT底层从业人士、空白头像用户、QQ空间头像用户、狗拿耗子的保密喜好人士、高中及以下学过程度者,自行退散,制止评论。

持续挂着,以供围观。

——————————————————

正经写干货的分割线

——————————————————

先把我原答案里随手水着装逼的话复制过来:

“我爹从92年加入工作到现在动手修理过的混混大概有一个营~~”

这句话确切容易让人发生曲解,算我的锅——我一开端高估了评论区里很多人的智商和懂得才能。当然这个数字是我随口说的,不必定正确——再说我也没指出这是一个摩步营还是装步营还是二炮发射营(哦,叫火箭了),是ABCT联兵营编制还是苏俄的架子单位,多了一千少了一百,都可以叫营~~

我爹87年考上县里师范——也就是中专,后来又去市里教导学院啃了两年煎饼。那么到了92年夏天,我爹想他应当要加入工作了,于是就被组织扔到一个山清水秀鸟不拉屎的山村小学(这破处所十几年后成了四A级景区~~然而我并没有去过)。这个人呐就不知道,自己不可预感。我爹就绝对不会知道,他一个政治专业的毕业生,怎么就教小学四年级数学了呢?(我爹每次提到这里都要跟我显摆他们当年的中专生个个全能,至多玩不转英语,其余的课随意哪个都能上——比如我妈一个历史专业的也是以语文老师作为职业生活开始——当然看这篇文章的人如果感到自己还不够教小学数学的程度的话,也自行退散吧~~这个智商基础就告别知乎了)到了小学以后我爹也没干什么别的事,就带着那一帮四年级的娃从头学起,把之前好几年的坑填完,才渐渐走上正轨吊打其他班级。紧接着又跑去初中持续教数学,被一众引导们钦点着教自己儿子闺女们,持续吊打全镇。到96年我诞生的时候他已经被镇教委弄去干图书代办了,一直到我四年级那年,因为没给主任送礼才又被扔回初中(现在这个主任在号子里……哈哈哈哈哈哈~~~),一连几年教诲主任政教主任轮流换鞍上马。到我六年级的时候不巧被人阴了一把,差点没评上副高职称,然后一怒之下甩手撂挑子当了一名普通政治老师,这才重新开端站讲台的生活——也正是得益于此,我初中三年完善地避开了被自己爹妈教课训话的为难,也不算坏。等到我高三那年,学校已经乱成一锅热翔,引导们整天派出所医院两头跑,新校长(当年我爹在教委时带的兵,俩人关系极好)没措施只好请他出山再干政教,俩工作狂半夜一点拎着手电筒查夜,风尚才渐渐好转。(顺便补一句,那一年我上高三,我爹作为政教主任顺道接盘初三倒数第一班级的班主任,老家还得由他一个人部署着盖老年房,所以那个学期他心境尤其焦躁——我二轮考了一坨屎被结硬朗实修理了一顿,连前一天给的一百块零花钱都被要回去了=_=)等到我高中毕业去南方服刑,他也挂上个工会主席的牌子彻底放羊歇着,持续悠哉悠哉地当小学六年级的班主任————也就是说我爹不在学校的职业生活大概有十年,剩下十四年要么站讲台要么拎着手电筒查夜,假如平均一年修理十五个的话,大概有二百多人,比导弹发射营多一点,不够一个摩步营————要是让大城市的精英们受惊了,算我的锅。

实际上这个数字我还是放了点卫星。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我没见过他动手打人(打我不算=_=),都是他自己回来说的。按我爹的习惯他一般打人不超过三下,而且专挑肩头屁股这种肉厚的处所,不罚蹲不扇脸不拧耳朵不上器械不碰女生,顶多对着肩胛邻近(就是据枪那个地位,这种处所随意打都不怕)擂两拳,绝少上脚踹屁股————起码最近这几年,我印象里他上手加起来不超过十次。要按这个算的话,那这么多年总共也就打了半个增强连。我的盘算方法是只要肢体碰到——哪怕推一下就算修理,没有提前阐明。装逼装漏了,也是我的锅。

那么他是不是每天吃饱了撑的打学生玩,我也懒得跟贵乎精英们说明,究竟智商有代沟。打人是体力活,而我爹究竟是学过心理学的思想政治专业出生,先打两下,然后长篇大论思想教导说的学生们眼泪汪汪一脸愧疚,这种剧情简直轻车熟路————但是打我就不一样了,每回都是以口头批斗开端,然后哪年哪月我干了啥哪年哪月又干了啥然后突然发明别人家的孩子们现在又在干啥,越说越气然后猝然发难,躲都躲不开………=_=(不过自从我反映快到足够抬手格挡之后他也不怎么来这一套了)

写完上一段我突然感到是在讲废话,究竟我自己这么多年也实在是没见过哪个老师每天没事干就拽过一个学生来打一顿——可能因为我跟精英们不是一个环境。

我刚刚这句话完整没有故意视而不见的意思。人有百种,不可能非黑即白。我究竟是在这个院子里浪过二十年的人,没吃过猪肉,猪跑总见过或听说过。半夜一点起来查夜的校长、挺着大肚子上课的女老师、自费给班里熬醋买感冒药的班主任、孤身赶走门口流氓的老干部、糊弄一节课就回去刨地的社办教师、让小孩子捶背打水的实习生、群嘲一个差生的年级组、窝窝囊囊毫无作为的管理层、痴迷古董彩票的老屌丝、为了一个月百八十块钱互相倾轧撕破脸的办公室,乃至于奸淫幼女的牲畜,我都见过或听过,没必要也不能自欺欺人只盯一部分。美分果粉毛左精日泼妇猥男白眼狼癫痫病法轮功,教导体系的天南地北各色人等,我知道的不比精英们少————这就是个职业,不可能给所有人打一样的标签。包含我妈,既有半夜陪女生去医院的贴心行动,也有气急了罚一群猴子蹲墙角的政治不准确(当然我爹对此严重不同意)。黑名单里那些人们非要一概而论,他们这么想,我也没措施。

我原来盘算在答案里弥补我个人对于教师集体的所见所闻,但是鉴于我一个在乡镇初中吃了二十年大米的人不如贵乎卖手机的精英用户们有发言权,还是被吓得没敢。贵乎用户们见得世界比我大得多,林子大了自然好多鸟。有关这个职业的不同区分,我不是很懂也不好随意说,那我就不擅自评价了,只能求助我那从教二十多年的老娘。

高大上你们就不要指望了=_=……管理员不删帖我就谢谢他们先人………………

最后那几句话是我爹复制给我妈然后又发给我的,毫无疑问字里行间吐露着老干部对年青人的不屑,这些我也懒得跟他争辩,反正不管怎么争辩都是我错。我小学初中都不怎么爱听课,也领会不出老师授课程度的高下——就算领会出来了,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也不愿意背后评论长短,至少不愿意把才能问题转进成人品问题批评一番——我个人感到这算是教养。

我还知道以前农村有大批社办教师,他们的学历和职业素养都广泛偏低——大部分只有初中毕业,甚至不到(我妈初三的时候热衷于给老师改正过错)。像我爷爷那种才高小毕业,顶多也就在耳朵上夹根笔帮杀猪的分肉,教学则是一窍不通——所以教了一年国度就把他撵回家持续当石匠了,虽然他自己始终以知识分子自居=_=(啊………当然现在国度又给他每月200块钱我是没什么看法的~~)这个群体一直到我堂弟上小学的时候仍然在施展作用——尽管在我爹这种科班看来是误人子弟,但是他也明白农村实在没有更好的条件——类比赤脚医生,你不能说他们程度高,但是要完整扼杀他们的作用,就有点不讲良心了。

社办教师里有一些想持续往上走的,就考了公办的正式编制。据我所知无论公办社办,这个群体也基础都到了五六十岁含饴弄孙的年事——当然也不消除孩子不争气导致抱不上孙子,要么钓鱼遛鸟养花玩石头,要么挂个图书管理员之类的闲差,要么已经不幸去见了地藏王菩萨,反正在我家那边,不太可能持续战役在教学一线。

他们当年打人吗?我不好说,有平和而敬业的,有暴躁而敬业的,有平和而混日子的,当然也有暴躁而混日子的。哪种人更偏向于应用肢体暴力和语言暴力,我也没有可靠证据支持。有是必定有的,没必要逝世不赖账。据我爹的说法,有些人甚至因为怕学生抢自己饭碗而故意糊弄。有过错就正视,我究竟不太好意思说他们不是真正的国民教师。

再往下就是我爹他们这一代中专毕业生,也就是他自以为挑大梁的基石们。这一代人基础都是挤独木桥脱离农村户口出来的,按我妈的说法每个乡镇最顶尖的一两个上高中考大学,其余的尖子生们基础就都考中专然后转粮油关系去了。八十年代全国高低急缺人才,没时光等他们大学毕业。(嗯……虽然我也不感到他们的家庭经济实力能供得起)

我爹和我妈的教学程度我都很荣幸地没有体验过,也不好妄加推论。不过我倒是有另外的数据来当个佐证:

我13年高考,全县前十里,一半以上是教师子弟————按年纪推算,正好是我爹这一批人的后裔。(这十个人里没有农村家庭出生,有关这个问题我待会还得细讲)

实际上综合前后几年的数据看,基础跟我们那年的情形差不多——虽然有点厚脸皮,但是我还是偏向于以为这个智商遗传因素是很大的。

当然了换个角度懂得,穷当老师的,估量也是大半辈子混不出个样来,只能挖心呕血培育下一代聊作寄托——被重压逼到精力恍惚的可怜娃,我也不是没听说过。

但是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们这一批——也就是95年左右诞生高峰的那一波,基础上可以说是教师子弟最后的巅峰(至少我们那边)。00一代总体差不多,但是直觉上没有那种统治力————我的发小、基友,以及高三在试验班的同窗们,很多人都是在自己家门口九年任务教导拿了十几二十几次第一过来的。至于00年以后的娃们,除了个别亮点,广泛就达不到我们那一批的高度了。

接着本来话题。我爹妈这一代中专往后,教导行业开端以本科生为主力。但是随同着大学扩招和国度撤消包分配,生源和毕业生质量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变更。至少在乡镇这一层面,选择这个职业的不再是当地学生中最优良或接近最优良的那一部分了。

但是我一样不愿意贬低他们。新世纪那种大潮下愿意从教,本身就挺值得尊敬的;何况术业有专攻,行家究竟是行家,没那两把刷子,也干不了这个活。再说我妈所言的双招生也不是多数,骨干力气还得靠科班师范大学(就算双招,那也是接收过专业的体系教导培训,比上午上课下午刨地的民办教师们远远强得多)。我小学班主任初中当过我妈两个星期的学生,后来大学刚毕业就赶上我一年级,教学程度得到了所有中老年人的一致赞美————至少在我妈眼里,是我的小学这么多年来最顶尖的。

我当然很感谢并敬佩我小学班主任,但是我现在作为一个成年人,就事论事,也毕竟是感到她当年一些事处置的不合理。一人犯错全班打手心、刻意嘲讽某些差生、气急的时候全然不斟酌学生的尊严(“最笨的女生是xxx其次是xxx”),以及贵乎整天批评的抹杀小孩想象力,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当然了,站在一个二十出头的菜鸟小姑娘的角度,很多事情必定缺乏经验,对情感的把持也不可能有老油条们那么自如————我不用看都知道这些问题我妈年青的时候必定也都犯过(别说是一个成年人面对一窝熊孩子,我现在看大一的,很多时候都要猜忌招生办收的到底都是一群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一码归一码,虽然情有可原,究竟也不能算准确。

但是她同样是我见过的老师里最敬业的,没有之一。小学六年只有一个学期她没给我们上课,那是产假(我老师每次跟我妈聊起来都一脸幽怨地说她儿子上墙爬屋多动症,跟我小时候一样………当然了那孩子智商也不低)。

上边这一段其实并无卵用,反正在你们眼里么,都是应当的。

再往后的我就没多少发言权了。自从上高中之后小学初中的新老师基础都不太认识(过年碰见初三时候的物理老师都喊错了……),顶多放假在办公室跟三亿傻逼打枪战之梦的时候有所见闻(再过上几年恐怕新来的女老师们能给我当相亲对象了)。年青人究竟有热忱有想法有干劲,弊病多归多,辩证地看也还算及格————我爹重要是不爽她们不勤快,不拖地不打水不生炉子不倒泡面,可是论工作态度和成就,一般也都没得黑。

实际上我爹自己,也是一身臭弊病——虽然他自己不承认,我也懒得跟他讲道理。家里那几张旧挂历上满满的国学孝道弟子规之类的屁话,我老早就想撕了,只是碍于不敢;其他生涯理念鸡毛蒜皮的抵触数不胜数,我争辩也没什么卵用。不过就事论事,生涯理念上有什么问题,没必要跟工作扯一块。这种人就像科比,偏执、阴森、鸡蛋里挑骨头、总有措施让人不舒畅,外加令人发指的把持欲,但是你要黑他得分才能,那不行,这个黑不动。

我尽力不让自己变成跟他一样的人,偶尔甚至想跟他摔碗拍桌子,不代表其他人可以肆意评价。

总结一下,乡镇(也包含小县城)基层教导体系的从业趋势:入职者学历一直在上升,现在没个本科学历想都别想;相对教学程度宏观上也波动不大——不消除个别的实在不是那块料;工资在涨,但是年青人一个月两千左右仍然很难熬;以及,新入职的男老师越来越少,几乎没有。

我没盘算宣传大男子主义。但是我始终感到,在这个社会上混,男人起码要自觉挑起挣钱养家的大梁————相比之下,女性的经济压力要小得多,尤其在基层小处所。所以年青的女老师一般都不是太愁嫁,但是男生干这个职业,就够呛能撑住了。

所以你看每年高考,师范类大学的男生录取量总是很感人——这很感人的一小撮里,有一部分只是单纯想在大学泡妹子,还有一部分是gay,还有一部分想装成gay泡妹子。

而摸着良心说话,这个职业的待遇也没怎么好到哪里去————那些想叨叨哔哔辅导班送礼之类的就自己出门写答案去,你见了我没见,你老师开我老师没开。为了一个月多拿百八十块钱互相倾轧勾心斗角,这种事我见得多了。而全部学校的老师,到了假期集体洗姜扒蒜缝玩具打零工挣那几百块钱的外快,我也都看在眼里——哪怕后来富饶了点,又都开端揣摩着开车去给人家结婚的拉媳妇。

我不当家自然不费心柴米油盐。刷碗搬砖掏粪的活我都干过,但是性质究竟不一样。你让我迫于生计去干这些,我不痛快。

待遇偏低→对压力山大的年青男生吸引力不够→招不到足够的男老师→教师行业整体阴柔化→管理作风偏软,压不住刺头→学生逐渐难以管理→缺少强有力办法应对→学生越来越难以管理→教导工作者彻底损失威望→从业者广泛缺乏尊严→对压力山大的年青男生吸引力不够→…………

历史上的今天2010年11月30日,湖南娄底一中老师下跪事件

当然了全部行业的困境不可能仅仅由这一个圈就能概括,背后的各种抵触错综庞杂,不是单纯一个涨工资能解决的。我爹他们晚上出来散步打牌互相交换的时候,最厌恶的是混账家长,其次是混账学生,第三就是教导局里那些欣欣然吃喝玩乐念稿子的废物。

我也没那个兴致为自己的好处发声。我爹快五十了,中学高等教师也算个副教授;我妈评了好几年副高还是竞争不过人家有途径的。俩人辛辛劳苦给党国教了二十多年的书,加起来现在好歹一个月差不多能拿一万块钱,再涨也多不到哪里去。我在外头工地上干活自给自足,家里没有贷款没有负债,除了两边的老人和人情世事基础没有别的开销,比其他供着大学生或者背着房贷或者筹备给儿子娶媳妇的家庭轻松得多,不斟酌第二套房(130+)的话在小县城经济压力不大————我犯不焦急吼吼地跑网上来哭穷。

但是那些年青人,他们的所得跟付出的工作量比起来,好像有点欠妥。(当然了如果给年青教师涨工资那么我爹他们必定也要跟着涨,钱多究竟不咬人,这样的话我举双手资词)

卧槽我突然发明我这十几年来一直在收教师的钱………收了钱还一直给他们说好话~~还给好多有偏向性的答案点赞……那我这确定……啊不对,很有可能是软文啊我擦~~~万一被自己群里的人拎出来质疑动机怎么办~~~到时候小管家白纸黑字挂出来,评论区山呼海啸拍手称快翻身农奴把歌颂太阳出来喜洋洋,太没面子………我这才第四个号,再封没得玩了………(°o°;)

满足举报请求,举报够。

还有谁不爽,尽管上来,黑名单管够,我赶时光。

————————

第一阶段关于教师行业现状讨论完毕,谈下一话题————熊孩子,哦未成年人们。

关于这个我其实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我虽然跟各种人都能待得来,究竟不是一个圈子,一般也玩不到一块。小学四年级有人在班里成立了白帮红帮黑帮等好几个团团伙伙,搞山头主义小圈子,然后被班主任一锅端,直到班会公审我才知道这事————所以对于道上那些恩怨纠葛我是很少懂得的,甚至完整没有接触过。包含各种乱七八糟的八卦,谁跟谁好上了,往往要分别好几个月我才知道有过这么回事…………究竟,脑洞涂鸦和三亿傻逼枪战之梦才是正业~~

然而我爹这二十多年里不知道剿灭过多少相似的小帮派,我要是真把所谓道上的那些货色放在眼里,就太没出息了。

熊孩子们也分好多种,有智硬而胆小的,有智硬而胆大的,有奸猾而胆小的,也有奸猾而胆大的。第一种是窝囊,第二种叫楞货,第三种算小鬼,第四种,方言叫杂碎。到了我爹和我妈的境界,身经百战见得多了,各种问题学生的家里都去过,扫一眼就能判断这个刺头是什么货色,决无误判。

当然了,在我爹和我妈这些老油条眼里,这四种人里边真正智商过的去的,凤毛麟角,好几年没一个。各路凯子马子大哥大姐们,看着光鲜亮丽屌炸天,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坐第一考场和坐倒数第一考场的人,虽然互相不熟,但是在对方眼里,同样不值一提。

实际上这个智硬奸猾和胆勇敢小都是没有固定尺度的形容词,不好一概而论。有些人明明是个弱智,成果还一肚子小聪慧糊弄人;有些人看着是愣头青,一旦被人修理了屁都不敢放;还有的看着古灵精怪,其实也差不多算弱智————不过倒有一点是共同特点:一旦被叫家长了,每个人就都成了在家听话诚实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从不惹是生非的乖乖仔。

“哎呀老师俺小孩在家里可听话了blablabla…………”相似的这种屁话想糊弄我爹决无可能,不过骗骗记者们,估量应当是挺容易的。你们猜猜看,到底是什么让一群家境清贫的普通少年对老师动用武力?

不过现实里,一般这些货们家里还真没几个穷的。农村里出去打工的,往往一个月挣得比我爹都多(泥瓦匠一天二百算少的);要是家里再有个几千上万斤姜屯着,赶上好时候一口吻就能卖出别人一辈子的工资。我挖再不济那也是全国前三的经济大省,我们县还光彩当选国度级贫困县,想来不至于跟消息里写的一样穷。

与此同时读书无用的观念在农村逝世灰复燃,并有愈演愈烈之势。当上几年学的短期回报还不如出门打工来钱快的时候,很难说服那些眼光短浅的家长们持续关怀孩子的教导————解决温饱才几年,有些人,就已经烧包得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那么依据我妈的统计,最不是东西的那一部分,一般都是这种家庭:家境中等、父母在外打工(或者一方在外打工,另一个在家门口厂子里干活,反正基础都没时光在家)、由祖辈从小带大的————二胎男孩。

家境中等阐明没有急切脱离贫穷的动力,同样的也不会有足够良好的家教;父母不着家自然更是缺少管教,老一辈很难教给他多么准确的三观。尤其这种二胎的就最麻烦了:从落地那一刻起,这个家里惯着他的人可能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这个群体里更让人头疼的是那些从县城转学回来的——虽然在城里狗屁不是,但是回来吹吹牛逼恫吓人,一样能被视野狭小的农村少年少女们追捧。

此外,单亲家庭和孤儿,也一样问题重重。这句话说出来又得得罪一大量贵乎用户,那我不管。你混出样来了那是你自己够有出息,这种个人因素不能当常态,我只看概率。家庭教导这个环节的缺失,不可能凭你自己懂事就能完整补充————何况大部分人原来就不懂事。至少就我所见的,单亲家庭的孩子或者孤儿,完整脱离了来自家庭的准确领导还能学好的,基础没有(我说基础没有是因为待会还要举个特例)。

所以这就是大部分差生的背景:没有足够的学习动力,缺少准确的价值观领导,家庭教导基础等于没有。整天在学校混日子,吃饱了没事干就想鼓捣点热烈出来————要么是为了好玩,要么是为了装逼,要么是为了抢马子抢凯子;要么,确切是弱智,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干啥。金庸古龙、番茄土豆、韩寒小四、阿衰乌龙、豆瓣知乎、帝吧草榴、日剧美剧、棒子明星、知音萌芽、逝世神火影、星际魔兽、反恐精英,脑残纯爱鬼畜嘻哈意淫血腥色情凌乱,苍井空武藤兰天海翼麻生希泷泽萝拉上原亚衣吉泽明步立花美凉波多野结衣小泽玛利亚Abigaile Johoson,谁都没得怨————家教的锅自己背。非要扔给社会,可就有点不厚道了。

每次看到这种论调我总是要笑出声,好像所有的问题都是电影游戏动漫小说们造成的。我每次进扎卡耶夫机场都大开杀戒,我发小在圣安地列斯热衷于满大街撞人玩,可从来都没想过要在现实中付诸举动;我们小时候每天出门玩都要顺手拎根棍子,也没记得哪个奥特曼把怪兽给打出弊病来。

我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永新的事。

永新的案子我没跟我爹讨论过,我知道他懂得不了————你没看错,一个二十多年教龄的基层老师&优良的政教主任,懂得不了这种校园暴凌。不为什么,他就是懂得不了。

我爹掌事的时候,也是每天晚上拎着手电筒巡夜到一点多,见过家长学生扛着镢头一拥而上打群架,对立过拳头捏得格格响的武校痞子————而绝大部分的混混,都还比拟听他召唤,在学校里不管怎么打,看见老师来了还都知道作鸟兽散。

如何对待长沙高中两班女生约架,班主任劝架未果后参战? - 教导

像这种剧情,我爹就从来没碰上过——究竟还没有他镇不住场子的时候。

所以在他的认知里,学生虽然混蛋,好歹都还有点底线,知道在老师面前不能胡来。打架打到头破血流也是因为不懂事没抑制住,不至于下狠手致人于逝世地。那些荒郊野外网吧胡同里动辄上演的兽行惨案,抢劫强奸吃屎凌虐,几十上百人拎着长刀钢管互砍的剧情,他接触不到,完整想象不出来。

——“脸上怎么青了一块?”

——“骑自行车摔的。”

当然了,我们初中虽然风尚一般,这二十年来也就产生过一起命案,还是绝缘皮老化露出线头把学生电逝世了。除此之外顶多是社会青年勾结女生搞大了肚子,或者两个班打群架十几号人进医院。老师们没接触过更骇人听闻的暴行,懂得不了也正常。

但是我见过。我见过三十多个人围殴三个人,挨打的不出五秒钟全体被踢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也见过三五个人毫无前兆地把一个男生打翻在桌子底下,并要挟他不准报告老师;还听表哥讲过他们在荒郊野岭拎着砍刀劈头削耳朵的“壮举”————我知道那些所谓的“孩子们”有多残酷。

包含后来,我自己也打过一百人以上的团战——是真的上百人乱战搏斗,不是大哥单挑马仔们站场子。群架中的施暴心理我明白:尽管下逝世手,反正也查不出是谁干的。

而我遇见的究竟是一群心智健全的成年人,都知道事态不能闹大,各有各的顾忌,乱阵里包含我在内大部分人在拼命拉架。

但是那些未成年人呢?那些热衷于模拟坏蛋和古惑仔的愣头青,他们无所顾忌——光脚不怕穿鞋的,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我这话其实抹黑了古惑仔,这片子的真正内涵价值只有闯荡社会的成年人才干够看懂——很遗憾,熊孩子们只知道模拟山鸡)

所幸这么多年来没有敢跟我爹动手的学生,就算有,也顶多是抬手挡一下把他硌着了,或者自己踢掉了鞋扭着脚。自从最后一次带初三后他只教初一和六年级,基础上不用出手就足以震慑。

但是去年这个时候,他又出手修理了一个初一的学生:原来只是拍了下肩膀,然而那个小子一还手,打头上了。

疼当然疼,不是重要问题,就好比医生被患者踹了一脚,也不至于受多大的皮外伤。后来家长也叫来了,怒气冲天要去投诉,校引导们难得来了一次强硬回击,最后自己知道没理也就气呼呼地走了。

当然我们也可以把这个故事懂得为“农家少年不堪老师殴打被迫回击,老父亲来校讨要公平被踢皮球”…………

还可以美化一下,拿到网上装逼用,就像这样:

你在学校期间因何事一举成名全校皆知? - Iwamoto 的答复

@Iwamoto 岩本彻三,你改ID无所谓,删这么多评论是几个意思?

嗯,打的好!支撑,威武,有盼望了!

我知道了这事以后就想,我要是在场,说不定能直接上去把那小子拎起来卸了——当然我也就是想想,我要是去动手了,那比我爹体罚学生还恶劣。国民内部抵触直接升级为阶级抵触,大消息的写手们更有的饭吃。

可是他还是个孩子啊,不弄逝世他,等他长大么?

这话我也就是说说过把嘴瘾。我虽然有很多种方式可以犯法,但是好歹头脑还苏醒,知道这样做的成果承担不起————这就是人和人的差别,熊孩子们清楚这一点的不多。

是=_=……是粗鲁不友善=_=……是有暴力偏向性=_=……是宣传同态复仇疏忽法律威望=_=………可你总不能连嘴炮都不让我打吧?!我意淫都不能了?这是知乎啊亲……知乎是用来干啥的?大家各装各逼,岂不美哉?╮(╯_╰)╭

(对照之下,我爹就赤裸裸地裸露了城镇小中产阶级和下层知识分子的脆弱斗志,既没有足够的决心和力气来保卫自己的好处,又对底层的大众抱有不切实际的空想————你看都这样了还一口一个孩子的叫~~~)

成果呢?这才过了几天,又来了~

你问我怎么对待?我不骂娘就不错了,我还能怎么对待?

说起暴力,我还有别的段子可以讲,只不过不是学校里的。

我们那有个货车司机,有一回超速被交警拦下了,下车二话不说,抬手把交警的帽子扇飞————然后交警懵逼了一下,捡起帽子“啪”敬了一个礼————紧接着帽子又被扇飞,让司机劈头盖脸一顿打,骂了个狗血淋头,放行。

完了没?

没完。车到下个路口,被交警队扣下。拉回局子里胖揍一顿,铐起来抱在梧桐树上,站站不稳蹲蹲不下———大冬天的,一泡尿憋不住了硬生生撒在裤裆里,冻成一坨。

从此诚实了。

还好这事没被捅出来,不然你猜,腾讯消息和网易消息会报道哪一段剧情?

所以这就是很多行业面临的困境:大庭广众之下,你要遵照职业规定,就得忍着被人渣们骑在脖子上拉屎;但是你要是一个抑制不住哪怕是出于自卫,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排着队等着拿唾沫淹逝世你——而上头为了尽快平息事态,基础不可能出来替你撑腰。

被骂克夫了,那也是活该。

所以武警被骂成看门狗,忍着;警察被扔石头掀车,忍着;老师面对少年犯不能批驳不能动武;城管出门遇见小贩占道经营,直接选择跪下。

我自然明白有的警察搞刑讯逼供,有的城管搞暴力执法,有的老师恶意体罚学生………各种见不得人的劣迹我都听说过,该承认的就得承认,不用硬着嘴在这洗地。暴力从笼子里放出来,一旦监管不严很容易产生相似的情形,所认为了政治准确,头头们就只好选择一刀切。

一刀切的成果就是作恶者得不到足够的处分,而执法或管理的一方又缺少其他适当而有效的办法。把人逼急了,就容易呈现我上边提到的私刑——爽是爽了,直觉上也挺公平,但是违法。程序不正义的暴力能解决一个乃至一群混蛋,但是毕竟解决不了恶的根源。

当年火车站有一伙藏民欺行霸市强买强卖,官方对此无可奈何——后来他们打伤了一个少校,去了两卡车人。

可这究竟不是常态,至少对于后娘养的普通人来说,他们面对罪行束手无策。

哈维-丹特比蝙蝠侠更主要。

而仅靠一个称职的检察官就足以守护高谭的前提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纠。

我刚刚想起来高一的时候我们那一届有个在网吧被初中生捅逝世的,杀人者后来经鉴定有精力病,嗯。

没什么好说的了,卵用没有,就剩下心堵得慌。

谈下一话题!

母猪的产………啊不对~~~青少年们的前途与,未来。

举个栗子,学霸X,宁静忸怩勤恳刻苦的好学生,初中三年不是他第一就是我第二,一直到初三后期我才干凑合保证反杀(虽然那时候的第一也被吃瓜群众们抢了~~)。

后来中考停止,我通过不太光荣的道路进了县里最好的高中;学霸X正常施展,进了第二的高中。高考停止,我分数660+,学霸X分数620+。

算了我先把我自己的屁股擦了再说,省的精英们揪着一个点不松口————为了抢尖子,我的高中划定了全县前200名,200之后的要进来要么靠运气要么交择校费要么自己走暗箱。那么我爹同我讲,家里已经决议了,你来装这个逝世,于是我中考英语几乎白卷,最终在他老同事的协助下以一个普普通通的成就进了高中————我感到不光荣重要是因为我完整可以凭实力躺着过线(高考全县前10的人居然曾经被200名的分数线吓成这样……),犯不着为了稳妥打这种擦边球作践自己。

话题拉回来,学霸X的高中以免除三年学杂费的优惠把他挖了过去,也不能说他的选择有过错————他是孤儿(是不是我上边提过的那种问题学生你们自己断定,我懒得说明了),靠叔叔供着读完初中。我也没资历说他是失败的。实际上以他的高考分数,仍然可以上很不错的大学(绝大部分211和相当一部分985),日后凭借个人才能素质和头破血流中积聚的经验,在外地一个人打拼,成为优良的凤凰男。

我拿他做栗子的理由是,他代表了几乎全体农村学生的上限(逆天进清北复交的不算)。

我们那一届07年上初一,全年级大概二百五十个人;初三毕业,还剩下一百五。这一百五十来个人里考上高中的只有六十来个,跟我一个高中的大概有十二三,其他四十几个人基础都去了中等或以下的学校。

13年发掘机省一本线554,一本录取率我不多说。以我控制的情形,这六十多个人里上线的不会超过七个,甚至可能一只手不到;如果乐观一点估量的话,剩下的五十来个人大概有十个可以上二本。其他人要么选择三本或者专科混文凭,要么就此停止学业自力更生——男生大概会外出打工或者在家门口找个工作顺便打lol,要么从军参军求个锤炼,而女生重要的运动就是夜以继日转发代购投票集赞的新闻,以及P到惊悚的自拍照————他们都有光亮的前程。

这还是高中生们,别忘了前边还有二百来个没上高中的呢。

这二百来个人里有个别人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不容许而选择辍学,也有一些去了职校————上职校的,基础都是是因为家里终于认清他不是读书的料,还不如学个技巧挣饭吃。初三的班主任们对于这项工作很有热忱,那是为了进步中考升学率,至于从中捞到利益的,我没见。你非要认定存在龌龊的屁眼交易,我也管不着。

不行我这又是在洗地………老师鼓动学习成就较差的学生去上职校确定是有动机的,升学率自然是一个;另外一个,按我妈的说法,就是净化学习气氛————进入初三下学期之后一部分人会变得勤恳用功,那么另外那些既学不进去又影响他人的,消散地越早越好。

这话毫无疑问地政治不准确,它等于是否定了相当一部分人受教导的权力(尽管他们自己毫不爱护并借此作恶多端)————从实质上讲,强行制止一部分人接收任务教导,跟神盾局往天上扔航母没有差别。

而问题就在于,如果他们持续享有受教导这一权力,就要以无辜的人们的安全和尊严被要挟乃至被践踏作为代价,那这样做到底是值还是不值?

这对受害者们公正吗?

我当然知道那些马子凯子们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货色,没必要像反恐一样搞星球大战。分开学校以后,随着年纪的增加和心情的变更,他们之间有途径的,选择去当任务兵、协警、幼师或者进护校————有人把血泼在军装上,有人跟军训的女学生开房;有人抓捕罪犯身中数刀,有人逮着无辜群众刑讯逼供;有人耐烦教导小孩子,有人不给红包就虐童;有人尽职尽责照料病人,有人喂孤寡老人喝尿。人分百种,到底哪些是主流,我说了也不算。

而没有途径的,要么去打工或者学个一星半点的技巧,要么就整天游手好闲吃喝嫖赌。男生们开上了摩的、叉车、小货车乃至发掘机,在路边小饭馆里端盘子切菜,或者被上文的协警和更上文去上大学的警校毕业生们抓进局子。女生们在家门口超市当收银员,在邻近饭店门口迎宾,去城外工业园区的厂子里当工人——再或者远赴东莞花花世界,运气不好的被上文的协警和更上文去上大学的警校毕业生们抓进局子;运气好的几年之后回家开个小店,找个上文的任务兵或者更上文去上大学的军校毕业生嫁了。

偶尔有个别混的不错的,跑到网上讲自己过去的事,若有若无地对自己的罪恶表现遗憾,然后评论区一片唏嘘,分分钟你是个好人这都是世界的错浪子回头金不换谢谢你传布正能量。若干年后,绝大部分校园暴力的施暴者都会被社会摁着脸踩翻在地上不得翻身。如果这不是公正,那么世界显然还没有给受害者们一个交待;如果是公正,它究竟来得太迟了。

————————————————

回到教师的话题。我也不盘算非得让所有人改口给这个群体说好话,究竟我没有阅历过别人的故事。我也明白大部分人的童年都不是多么值得回想。不待见归不待见,只要不是疯狗乱咬人,我没什么兴致去反驳。从小学到初中的老师,要么从小看着我长大,要么连自己都是我妈的学生。盖茨比他爹那句话我一直都记得,不至于跟有些人一般见识。我从来没否定过这个群体里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有的我也摊上过,那些惨绝人寰的倒是没有亲历。不被班主任待见的阅历我也有,被冷嘲热讽乃至被疏忽的体验我都明白,只不过本性混不吝不怎么放在心上,懒得计较。不管怎么样我这个出生摆在这里,一码归一码,我不愿意对他们开地图炮一竿子都打逝世,也实在开不了口直接骂——知乎上有个中学物理老师坚信抗美援朝是邪恶的,我没出手撕过,只是感到他可悲。

但是这个问题底下有些人,阴阳怪气各种抹黑,我就不爽了。你被老师不公正看待过,我同情,也尽量在客观的角度上去懂得。有问题就正视,谁也没嘴硬着不承认。

但是你跑出来乱喷就没意思了,恶心了别人,还显得自己很low。其实乱喷我也没问题,大不了我跟你对撕,反正这个我是内行,跟谁都没怵过————然而有些人是逮着谁咬谁,胡搅蛮缠最后说不过了还举报。

跟妹子争辩就很没意思了,居然还举报人家………说你们啥好╮(╯_╰)╭整天在网上搞这些乱七八糟的,有女朋友吗?

@梦小梦儿,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了~~手给我~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